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法师的力量-法师的力量
武技认证塔顶层

  “尊者,请考较学生的武技。”

  说话的是一个青年,身着束蓝武斗服,眉宇之间飘逸着一股傲气,他虽说得语气谦恭,但神情之间却带着不敬和一丝挑衅,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和勤奋,提前修完了武院的高级武技进阶,在当时已有不输于任课武师的实力。

  然后又向学院提出了申请,与一个元素魔法师,一个圣光牧师还有一个药剂师在有魔物的“绯血之洞”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试炼,试炼以后自己的武技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虽然那三个月过得很无聊。

  一想起那三个月青年就非常不爽,想自己玉树临风,威武潇洒,在学院的时候,身后一大群女生排着队打开腿等着自己来插,自己都要好好挑选一番,当然都是美女才合眼。

  而那两个小娘们儿,虽然被魔法师袍和牧师袍裹得严严实实的,凭着一个高阶武修者的直觉,两女的水准绝对在顶级,不管是容貌,身材还是实力,因为能进“绯血之洞”的都是各学院的高材生。但她们就是爱理不理的,还好她们俩之间也是如此,高材生都这么拽吗?想想自己平时也挺拽的,看来就是如此了。

  不过更加坚定了收服两女的决心,不停的套近乎,不停的吃钉子,怒气中烧的青年狠杀魔物,能力的提升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着,老头药剂师除了收集魔物尸骨,就是采集洞内植物,一男两女也就当他不存在。

  三个月的痛苦经历确实让自己成长了不少,为了自己的荣誉,为了两个心高于顶的小娘们儿,只有打通武技认证塔十层的每一层,才能显现出自己的非凡才干,才能显现出自己是高材生中的高材生。

  圣*拉维古学院每年一度的能力认证战开始了

  第九层的亚尊者实力强横,不但使得一路绝妙刀法,而且身附将斗气,自己虽然已经修炼到了王斗气,为了保存亚尊者的颜面,压制了王斗气到与将斗气同等的频率,在百招内,以“九剑旋天”中的“回刀决”,剑制刀,破了亚尊者的将斗气,然后获得了武亚尊者的称号,上到第十层顶层挑战武尊者。

  青年相当有信心,武尊者的实力不会比武亚尊者高多少,因为武技修炼越到高层,进阶越慢,武尊者应该是王斗气的修炼者,自己的王斗气加上武剑技“万剑裂天”,胜算不会太低吧。眼前的武尊者罩在黑袍里,戴着斗蓬垂着头,背负着手,比自己矮上少许,虽然看不清面貌,自己猜测的话,应该是个小老头。

  “学生费尔克·那塔克斯请尊者赐教。”

  见小老头还是一动不动的,这可让费尔克很不爽,这么拽,好歹现在自己是拥有武亚尊者称号的武斗者了,不说给点儿表扬,就算说点儿客气的话都这么难吗?理也不理。

  “咳,那学生就开始进攻了,失礼了,尊者!”

  费尔克全力提升王斗气,原本昏暗的空间被费尔克金黄色的王斗气照得辉煌起来,利用高速位移所产生的无数残影端剑指着武尊者,形成一个半球,突然,半球猛烈地往中心压缩,武尊者没有动,一道白光从门外射进来,直奔费尔克的真身,感到强大斗气接近自己,费尔克来不及多想,将剑身回旋撞向那一到白光的前端。

  “嘭!”

  黄光褪去,明亮的空间也慢慢的暗了下来,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费尔克躺在地上,全身的金色王斗气逐渐消散开来,由于刚才的一拼自己受到巨大冲击,被弹开老远,气息也被冲得上窜下跳,维持王斗气的气回路顿时破裂,虽然感到有些晕眩,还是勉强用手臂支起身子坐了起来,因为搞清现在的状况比什么都重要,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除了武斗服有些零乱,好像就没什么了,右手握着剑柄完好无缺,等等,怎么只有剑柄了,剑身哪儿去了,惊骇之余也没忘环顾四周,突然,费尔克感觉前方有强大的斗气,强大到犹如十来个自己全力催动王斗气的集合体。当费尔克望向前方时,思维陷入一片空白。

  “白……白薇斗气。”

  费尔克失声叫道,柔和的白色光晕微微流动,如雨后含苞待放的百合。没错,和《高贵——传说的皇家斗气》一书中描绘的一模一样,这就是东方大陆倭古帝国皇室直系女性才配拥有的白薇斗气。

  是哪位殿下呢?听说这些女性同时也是一等一的美人,顺着白晕,目光移向斗气的维持者,再一次,费尔克的思维陷入了空白。

  “猫……白薇斗气,一只猫……传说的皇家斗气。”

  3

  母大陆——圣*拉维古学院

  武技认证塔第九层

  “平静却异常强大,虽然那学生已经修炼到了王斗气,但在我的印象中,王斗气绝没有如此强大,而且王斗气时时刻刻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威慑,与平静毫无关系。那么这是武尊者的斗气,波动频率是我的好几十倍,也太强了。”

  武亚尊者直接地感受到了来自第十层的压力,从来没有经受过的斗气波动,就算是自己的尊师在完全催动王斗气的情况下也不曾给自己这种感觉。

  “可惜呀可惜,这学生是我平生所见天赋最高的一个,这么年轻现在却要面临如此的强手,在心里烙下阴影是在所难免,将来的进阶看来是很困难了,唉,如此天才。”

  武亚尊者喃喃自语,在与自己交手时,对方虽表现出来的是将斗气,自己却感觉到对方的修为在将斗气之上——王斗气,为顾全自己,压抑了王斗气,以将斗气与自己对抗,自己后来虽输了,但对这个学生还是蛮有好感的。

  一瞬,来自头顶的压力消失了,无影无踪,只留下微弱不稳定的斗气波动。

  应该是那学生的,待会儿他下来,就安慰安慰他,虽然不能消除他的心理阴影,总可以减缓他的心理压力。

  等了半天不见人影,武亚尊者觉得有些奇怪,输了还留在上面干嘛,认证塔每层的认证者都没有义务为前来认证的学生解答任何有关武学上的问题,难道是不能走动了,武亚尊者决定上去看看。

  在学院的能力认证战期间,除了挑战外,各层的认证者是没有理由相互来往的,打定主意后,武亚尊者来到了门外,只见淡紫色的气壁附在门上,空间结界没有消失,不敢贸然进入,朗声道:“武亚尊者请求挑战尊者。”

  连续叫喊了四五遍,都不见动静,武尊者再怎么骄傲,至少也应该搭理一声,心念那学生的情况,武亚尊者沉不住气了,“不知尊者为何不搭理在下,但求无论如何给在下一个挑战的机会,失礼了,尊者。”

  将斗气附体,双手合拢插入结界,用力往两边分,硬是撕裂开来一个人大小的洞来,闪身入内,站定,垂头,拱手,“请尊者原谅在下的鲁莽。”

  还是没有回应,这武尊者是怎么了,自己都闯了进来,作为武技认证塔顶层的主人也不该不闻不问吧。为看个究竟,抬起了头,只见那学生侧面向着自己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地死盯着前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地上有一小堆亮闪闪的粉末,自己也看不出是什么。环顾了四周,没见着其他人。

  来到费尔克身边,“你没事吧,尊者是不是走了?干嘛不下去?”

  现在的费尔克是满脑子浆糊,混沌不清,回想起片刻之前的情景,自己很幸运,见着了皇家斗气之一的白薇斗气,自己也很不幸,白薇斗气中心的主人不是那位倭古帝国的殿下,而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大吃一惊之余,随后心灵受到了重创,因为,猫说话了:

  “哟哦……高级武技进阶班的高材生,拥有王斗气的花公子,这么不济,是不是夜夜春宵掏空了身子。实话告诉你,武尊者的对手是我,你不配,我手下的一合之将,喔呵呵呵呵……忘形了,忘形了,哦,我挑战你,武尊者。”

  声如初啼之黄莺,清新欢快。语毕,留下白色残影,飞出了窗外。

  武尊者从费尔克进来一刻开始到现在猫飞出窗外都站在原地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垂着头背着手。终于动了,没有残影,没有任何运动轨迹,武尊者消失了。

  费尔克没有注意到,也不可能注意到,自己的胸前武斗服上多了一枚刻有‘终’

  字的圆形徽章。

  “啊,这……这……这不是……”

  被武亚尊者突如其来的大叫惊醒了,费尔克扫了一眼身旁的人。

  “哦,是你呀,你怎么上来了?”

  抛出这句话后,随即发现武亚尊者的手指在自己的胸前,低头再次察看一下身体,没有异常,只是胸前有枚圆形的徽章,仔细一看,中间有个‘终’字。

  《圣*拉维古徽章集》第二十四页,“终之徽章,武技认证塔第十层认证者持有,圆形,中为‘终’字,实而无华,具有认证者徽章的通性:除非认证者放弃身份,否则徽章不会离开认证者。”

  今天第三次,费尔克的脑袋陷入空白。

  ***    ***    ***    ***圣*拉维古学院——紫野森林(与‘绯血之洞’同等级的修炼场所)深处。

  “雨叶,‘结界’准备好了吗?”

  “回殿下,准备好了。”一个姣好可人的少女向眼前的一只雪猫微微一福。

  “在学院就叫我小姐,说你多少次了,真不知奶奶为什么让你来陪读,愈法术烂不说,还不好好学,都两年了,还在初级班瞎混,成天端着画板东跑西跑,后面跟了一屁股臭男人,还没警觉,是不是很炫呀?”

  “对不起,殿……小姐,我会好好学的。”雨叶垂着头,仪态扭捏。

  “好了,尊者,我们进结界空间吧。”

  望着黑袍人跟着猫进了结界,雨叶松了一口气,对着黑色的结界叫道:“你以为我想来呀,你还不是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男人,自以为是的女人。”

  随即从身后抽出了画板,坐在了地上。四周的魔物窥视已久,但因为结界散发的强气,不敢贸然上前。

  以雪猫为中心爆发出耀眼白芒,白光敛去以后,出现在武尊者面前的是一位裹在雪白武斗服的二八少女,一头黑发扎着马尾,刘海从中而分,垂在两颊直至下颚处,眉若柳叶,蓝眼如水如电,闪烁不止,俏鼻下面是带着一丝顽皮微笑的红唇,单手叉腰,双腿微分。

  “想不到堂堂武尊者也这么不警觉,你知道这是什么结界吗?假如两个贵族为了女人或别的什么发生争执,最后演变为决斗,将在这样的结界中进行,判定输赢的唯一方式是生死,结界的力量会让死去的一方强制复活,强制成为胜者的终身奴隶,这就是传说中的法法师所创造的一个小结界——主奴断定结界。”

  少女停了停,然后捏紧了小拳头,咬牙切齿续道:“我要让那不开眼的男人看看,我和那女人相比,谁的实力强。所以,尊者你要死,然后成为我的奴隶,武技认证塔顶层认证者是我的奴隶,喔呵呵呵呵……又忘形了,来吧,尊者,就算你有高阶王斗气,在我白薇斗气面前也不过是明珠与皓月而已。”

  少女说完,爆发出白薇斗气,正要施展身法,突然,眼前一道黑影,心中大骇,武尊者已近在咫尺,还来不及反应,就感到右乳一紧,然后没了感觉,武尊者已退到七步开外。少女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胸前,只有左边挺拔的孤峰,而右边,一个洞,一个贯穿右胸的血洞,没有疼痛感,但理智和神经全面崩溃,一口气接不上来,软在了地上。

  画在地上的结界符黑芒大现,一团黑气笼罩少女全身,无声无息。

  “唉,扮老头真累,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嘻,这么优秀的女奴,还能变猫,他一定会高兴的,嘻嘻嘻……”

  在银铃回荡般的轻笑声中,武尊者褪下了那一身黑袍。

  4

  母大陆——圣*拉维古学院

  紫野森林一条小溪附近

  “嗯……我……我这是在哪儿?”

  耳边哗哗的流水声,淡蓝色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白云后的太阳散出万缕金芒。背脊触着软软的草皮,全身都非常的舒服,回忆起儿时在母亲怀里的温暖感觉。

  “我不是死了吗?”

  想到片刻之前的自己胸前的血洞,下意识把手放在右胸。

  “呀!”

  乳肉滑腻而柔软,掌心不经意地随着乳峰的起伏擦过沉睡在乳顶的小乳头,心房如被一股电流击了一般,猛烈跳了几下,小乳头也傲立起来,虽然以前洗澡的时候,也有这样抚摸过乳房,但不曾有过今次这般强烈的反应,脸上火辣,心动如脱兔,连忙把手从乳峰上拿开,闭上眼睛,平息心中的欲火。

  “啊,姐姐,你快来看呀,殿下的脸好红好红,是不是殿下快活过来了。”

  听到是雨叶的声音,心里一阵激动,睁开眼坐了起来,只见穿着银白色学员服的雨叶跪在身旁,双手掩着嘴,清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自己。

  “雨叶,我……”

  话还没说完,耳后一声清而脆,绵而不腻的问候:

  “你真的活过来了?那就太好了,我起初还不太相信呢,万一你真死了,我还得去求我妈妈,那就挺麻烦了。”

  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过去常常听到,回头一看,大吃一惊。

  “啊!”

  婀娜多姿的体态,光亮紫黑的秀发扎了一个结儿,从后面绕过雪颈垂在左胸前,眉儿如天饰,窄如柳叶儿,长如松针,也许单看双眉会患得患失,但配合眉下秀目,才知道什么叫各得其所。俏鼻儿菱角分明,虽挺却不过分。朱唇若血,丰而不肥。两颊圆润,桃红微泛。分分明明的一个人儿,却给人不分明的感觉,时而如和蔼温柔的慈母,时而如羞涩含春的美妇,时而又如激情活泼的女孩儿。

  看着雨叶两人呆呆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我听雨叶妹妹说了,你是倭古皇室的小公主,叫……嗯……叫……,”

  “天梅月炎奈子。”

  炎奈子已回过神来用极冷的语气回道。接着带着怨恨问道:

  “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男人,芊芝·阳月。”

  雨叶很惊奇,公主殿下不仅认识自己刚认的姐姐,而且似乎还是情敌,可是芊芝姐姐并不知道公主殿下呀,虽然很想问,但看了看神情冷漠的公主殿下,刚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了下去。

  芊芝的微笑消失了,眉儿微微蹙了蹙,转向雨叶问道:

  “雨叶妹妹,奴隶可以用强硬的口气对主人说话吗?”

  这可把雨叶弄胡涂了,这个姐姐不回答殿下的话不说,还问她关于奴隶的事儿,真是奇怪,心里虽这样想不过她很喜欢这个刚认的姐姐,就回道:

  “姐姐,只要是奴隶都不可以顶撞主人的,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奴隶会接受主人严厉的惩戒。”

  芊芝刚才话中的“奴隶”一词给炎奈子不小的打击,炎奈子活了过来,意味着主奴断定结界的魔法力量已经使她成为武尊者的女奴了,回想到皇室女奴的生活,炎奈子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铁青。

  “好妹妹,你先回学院,姐姐我还要调教这个欠修养的奴隶。”

  雨叶看看四周,除了树木花草和一旁缓流的小溪外,就她们三人,没见着其它东西,奇道:

  “姐姐,你有奴隶吗?怎么雨叶看不见呀!”

  芊芝气鼓鼓地指了指地上的炎奈子道:

  “不就是你主子吗,不过现在,她可是我的奴隶了。”

  此话一出,炎奈子和雨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

  “怎么,不相信呀,雨叶你不是说过在主奴断定结界下成为奴隶的人,会被强制执行主人的任何命令吗?好,炎奈子,用狗的姿势爬到那棵树下尿尿,然后自己舔干净。”

  芊芝指着三步处的一棵树对炎奈子发出了第一个命令。

  雨叶睁大了眼睛,看着身前的炎奈子翻了个身,由坐姿改为趴在地上,高挺的黑色马尾发垂在脸侧,胸前的奶子也配合着身体小幅度晃动,左奶峰因被白色武斗服裹压着所以不能像右奶峰般自由。炎奈子真的手脚并用,爬到了一棵腿粗般大的树下,左腿支在地上,缓缓抬起曲着的右腿,整个身子向左倾斜,胯部对准了树干。从翘起的香臀到小腿,丝滑白亮的裤子表面被泥土污得黑点斑斑。

  雨叶颜浮红云,心如鹿撞,小手轻捂香口,能够挤出水来的大眼睛转也不转地盯着炎奈子大腿的交汇处,虽有雪色的布料隔着看不见里面,而且也知道里面是怎样光景,可神秘感不减反增,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里面将要出来的东西。

  芊芝看了看双腿大开屁股朝向她的炎奈子,心赞此女素质不错,又看了看旁边依然跪在地上的雨叶,见她红着脸出神地望着炎奈子的屁股,心里暗笑。

  炎奈子的胯部微微一挺,没有任何声响,只见当中雪布出现一块斑迹由白色慢慢的变浅,又由浅逐渐加深变为淡淡的黄色,在变色的同时,斑迹不断扩大,吞噬着周围的白色,直到左腿根部,才形成一束往下扩展。

  “妹妹,你瞧我这女奴尿液的颜色好看吗?”芊芝凑到雨叶耳边轻轻问道。

  “不,好……好看。”

  雨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或者该说什么,只是出于潜意识地响应了芊芝。芊芝很满意雨叶的反应,但不知道炎奈子现在是什么表情。地上只有一小块儿尿迹,和在土里比周围的颜色要深,大部分都挂在了裤子的内侧,而那棵树却没有荣幸一尝美少女的圣液,上面干干净净的。

  炎奈子放下了右腿,裤子被圣液润湿的部分紧紧地贴在炎奈子两腿内侧,一块浑圆的隆起随着炎奈子恢复狗爬的姿势,臀儿的上翘凸现在大腿的根部,臀缝儿的下面。

  “炎奈子,面向着我们,把你自己舔干净。”

  雨叶听着姐姐要公主殿下当着面儿舔下阴,羞骇中清醒了不少,急忙对芊芝说道:

  “姐姐,我信了,我信了,快让殿下停下来。”

  炎奈子已经爬着转了过来,羞红的俏脸旁黑发轻荡,红唇紧闭,里面的皓齿估计也是紧紧的咬着,蓝宝石般的眼睛滚着泪水更加晶莹剔透了,芊芝看着炎奈子这幅样子也感到不忍心(请看官们先忍一忍)再让她表演下去了。

  “行了,炎奈子,你就坐下吧!”

  芊芝与雨叶不知道的是炎奈子的泪并不是屈辱的泪,而是欲望堆积无法解脱的泪,在听到芊芝的命令时,炎奈子非常清楚地知道该干什么,就好像一个人想走路,脚就动了一样。芊芝就是那个想走路的人,炎奈子就是那人的脚,两者之间的支配关系是绝对的。

  炎奈子没有被洗脑,还是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因此她试图反抗过身体,不反抗还好,这一反抗,一阵难耐的奇痒感从下腹内传至心田,当下就想叫出声来,但随即又想到身后还有两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就咬紧了牙,不敢出声,让思想与行动一致后奇痒感才慢慢的消失。

  当听到芊芝要让自己当着她们的面儿干那羞人的事儿,炎奈子的思想又反抗起来,由于反抗比第一次强烈,下腹可不是奇痒这么简单了,炎奈子只想剥开下体,狠狠地挠上一挠,不仅如此,刚绝的尿意一波一波的袭上心头,感到下腹内不知名的地方正在分泌什么汁液,只知道是越积越多,心里的感觉也越来越怪,越来越难受,强忍就忍出了泪儿,正想顺着身体往下做,雨叶救了她,芊芝也放了她。

  炎奈子如释重负,吁了一口气,擦干了眼泪,就地一屁股坐下,看来是天有意和炎奈子过不去,一块巴掌大的鹅卵石半截陷在地里,半截凸在地上,地上这半截就恰巧撞在炎奈子隆起肉块儿上,“不,不要啊,啊……”

  闸开洪泄,全身痉挛,纤腰儿绷直,发泄的快感让炎奈子的身子一挺一挺的,双腿大分,热汁儿一股一股的喷出,贴身的底裤阻挡了大部分汁液,裹着肉块儿暖暖的,由于量太多,不少从边缝儿直接流了出来和透过底裤渗出来,被尿液沾湿的外裤薄薄的一层贴在阴部上,就跟没有一样,毫不影响旁观的两女面对这次突变。

  相同的场面看在两女眼里有截然不同感觉,芊芝原本约泛桃红的脸上蒙上一层艳红,炎奈子怎么了她这个过来人是清清楚楚的,轻啐了一口,转过脸去,默道:

  “怎么就泄了呢?”

  雨叶可没有转过脸去,眼前的公主殿下身体不住抽动的景象已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是否要施展愈法术呢?她的愈法术有多烂她自己知道,求助地看向身旁的姐姐,见姐姐的脸已转到一边去,不知为何意。

  又把目光回到炎奈子身上,突然看见炎奈子下腹部与隆起肉块儿的交接处有一点儿突起,小指般大,在裤儿下不住地上下来回游动,雨叶可忍不住了,出于护主的心态,已认定了那一点儿突起是元凶,迅速的爬到炎奈子两腿间,伸出右手用拇指和食指紧紧地捏住了游动的突起。

  “啊啊……不……啊……别……”

  炎奈子发出了更加高亢的叫声,激得在紫野森林的雄性想找个洞就地而插,不管是住在这儿的魔物,还是来这儿修炼的学员。

  芊芝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回过头看看究竟,雨叶的手指狠狠地掐着炎奈子的蜜核儿,满脸无辜的回望着芊芝,芊芝看得明白,却哭笑不得。

  “妹妹,过来,她一会儿就没事了。”

  雨叶乖乖的爬回芊芝身边,跪下问道:

  “姐姐,殿下怎么了?那个又软又硬小柱一样的东西不是魔物吗?”

  “魔物?”芊芝听了雨叶焦急的问话,又说蜜核儿是“魔物”,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单纯如白纸的妹妹,“别担心,妹妹,我的女奴是不会有事儿的。你看,她不是停下来了吗!”

  炎奈子已经躺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气,胸前右边的白肉顶峰不是一点殷红而是一节殷红,挺直了的小乳头站在红红的乳晕中间威风八面,下腹的肉块儿和着黄白黑三色的裤儿粘得一塌糊涂。

  芊芝闪了一下身又回到了原处,丢给雨叶一身黑袍,“妹妹,你帮她把武斗服脱了,扶着她去旁边的小溪洗一洗,然后换上这身黑袍,那武斗服不能穿了,回到学院的住所再说。”

  “姐姐,这不是武尊者的黑袍吗?怎么在你这儿,难道……”

  “妹妹快去快去,你要害死姐姐呀!哎哟……哎哟……”

  “姐姐,你怎么了?你……”

  “咕……咕噜……”一阵腹鸣从芊芝的肚子里传出。一个爆栗打在雨叶的额上,“你要看着姐姐饿死吗?有话到学院边吃边说,快去呀!”

  “嘻嘻嘻,是,姐姐,嘻嘻……嘻嘻……”

  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炎奈子被雨叶半抱着移向了小溪,看着两人的背影,芊芝微笑道:

  “终于有姐妹作伴了,蕾儿,我,再加上她们俩才四人,似乎不够,嗯……以后再说吧!啊哎哟,真的好饿呀!”

  【完】

友情链接:青青草原免费视频_青青草国产播放视频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